川蜀文化与新经济 ——略论成都新经济的文化源点

本文首发于成都新经济观察,作者周涛系长城战略咨询合伙人、成都业务中心总监

 

新经济不是无源之水,它根植于地方的文化基因、经济基础与资源禀赋,其中,文化因子是一个城市生命、内核与灵魂,是一个城市的独特印记。为何成都是全国第一个提出发展新经济的城市,为何成都可能成为最适宜新经济发展的城市?我想从城市文化基因的角度做一次跨界思考,探寻成都发展新经济的根与脉。

 

一、蜀道三国文化孕育创新创业基因

古蜀文明与创造始源。古蜀文明出现于远古时期到春秋时期早期,现存遗址主要是成都金沙遗址、广汉三星堆遗址等。古蜀文明被认为是一种始源文化,与华夏文明、良渚文明有较大不同,共同构成中国上古三大文明。蜀,葵中蚕也,蜀字有蚕蛹的意思,古蜀文明是以蚕丝文明为标志的,这样一种伟大发明对中国影响巨大,蚕丝业发育了丝绸业、形成了丝绸之路,让中国与世界的联系更加紧密,从中可以看出古蜀文化是一种原生态的、原创性文化,具有极强的生命力和活力,对中国影响也非常大。古蜀文明还有两个显著特征,即注重人物造型的艺术传统、多元文化的有机融汇,举例来说,三星堆出土的青铜器奇异绝伦、极具想象,甚至被疑为外星文明。可以说,作为四川根文化,一种极具创造性和想象力的始源文化,赋予了成都创造创意、开放融合的城市基因,为今日成都发展新经济提供了根脉上的动力。

道教文化与创新洞见。成都是中国道教发源地,1800年前,张道陵在大邑鹤鸣山创立了“五斗米道”,青城山是道教四大名山,青羊宫是全国著名道观,道法自然的理念深刻影响了川蜀文化与川人性格,南怀瑾先生在青城山学习易经时曾发出“学易在川”的赞叹。

1.png

道教文化之于新经济的意义,我认为有三点:一是道教的规律性。道家讲求道法自然,深刻认识到变化和转化的普遍性,这是他们最深刻的科学洞见,无论是都江堰修建还是交子的诞生都是尊重规律把握规律的结果。二是道教的原创性,鲁迅先生认为“中国文化的根底是道教”,道教是中国原生原创的宗教,成都是这一原创文化的发源地。三是道教的科技性。李约瑟先生认为“对中国古代科技贡献最大的是道教”,道教对古代化学(炼丹)、医学、药学等均有较大推动。道教的规律性、原创性、科技性对中国传统文化有较大影响,与新经济创新引领、跨界融合、快速迭代的内在要求一致,新时期对道教文化中精华部分的汲取利用势必将为成都新经济创新洞见的形成产生影响。

休闲文化与创意源泉。成都号称是一座来了就不想离开的城市,是大家公认的休闲之都。先有都江堰,后有天府国,湿润的气候、肥沃的土地和伟大的都江堰造就了泽润千里的成都平原,形成了四川人安逸、休闲的特点,四川人爱耍爱玩,追求自由、品味和创新,颇具创意灵感,玩麻将、看川剧、泡吧、逛街、品美食、农家乐度假...,把玩做到极致,这种求新求变的精神天然适合发展新经济,它即为新经济发展提供无尽的创意源泉,也为新经济发展提供了极佳的应用场景。丰富的物产也孕育了成都的商业文明,催生了交子等伟大的商业创新,创造了几十项中国第一乃至世界第一的历史文化记录。

222.png

三国文化与创业启蒙。三国文化本质是创业文化,刘、关、张桃园结义,在成都起家三分天下,是中国历史上合伙创业的典范。刘备、张飞是河北人,关羽是山西人,诸葛亮是山东人,来自五湖四海之人在成都创业成功,反映了这座城市的包容性,可以说三国文化是中国比较早的创业启蒙,刘关张是比较早的“中国合伙人”。三国文化中另一重要之处,刘备善用智库、谋士,诸葛亮这样的战略家、大谋士在刘备的创业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今天成都创业者们应该学习三国创业的精神,胸中有改变世界的梦想,有合伙创业共赢发展的气度,有善于利用外部资源顺势而为的眼光。

333.png

敢为天下先、勇为开放创新的蜀文化从内核上看,是一种创造创新创业的文 化,是成都发展新经济的宝贵文化资产。

 

二、七次大移民铸就开放包容城市精神

四川历史上的七次大移民。一是秦灭蜀、巴,北方人向蜀地移民万户;二是东汉末到东晋初,刘备领数万人入成都;三是宋灭亡后金兵南下,西北、中原等地入巴蜀地区;四是元末明初,四川长期战乱,地广人稀,明中央建湖广等地百姓迁入四川;五是明末清初,川内战乱天灾,清政府实施外省民众入川垦殖政策;六是抗战时期,华东、东北、华北等地约1500万至大西南,大多落户四川及重庆;七是“三线建设”将工厂和机构迁往内陆,动员东部人口向中西部迁徙。

444.png

移民史也是开放史。伴随着人口的大迁徙,往往是文化大碰撞、民族大融合与商品大流通。四川是中国少有的经历数次人口迁徙更替的地方,巴蜀、中原、南粤、吴越、楚文化等不同地域的文化碰撞与交融,形成了四川开放包容的地域特点,四川人不排外且好客,不少工作旅游到成都的人,都会感到这座城市的善意与惬意,这样一种开放包容的文化养成了“思想活跃、开放包容、叛逆勇敢”的川人性格,有人认为四川人像冲出峡口的山洪、像疾风中的劲草,有些叛逆但叛逆得瑰丽而惊人。纵观全球,无论是作为新经济策源地的硅谷,还是新的世界创新之城深圳,皆是移民型区域与移民型城市,其崛起的核心是营造了一种拒绝平庸、开放包容、变革颠覆的文化氛围,硅谷有着多元的社会文化及宽容的制度环境、有一批拥有改变世界梦想的创业者,深圳是一座“来了就是深圳人”城市、是企业家干事创业年轻人梦想向往的城市,这些区域让世界相信那是一个充满机会的地方,是一个梦想可以扬帆可以实现的地方。从这个意义上看,成都发展新经济就是要向世界宣布成都是一座开放包容变革创新的城市,希望全球优秀的人才汇聚于此。

 周涛:川蜀文化与新经济.jpg

成都是一座创业之城,也是一座创新之都,未来在努力成为最适宜新经济成长的城市。古蜀文化、道教文化、休闲文化、三国文化、移民文化等绵延千年的传统文化精髓与历史积淀在孕育着创新创业、多样融合的新经济萌芽,成就了今日成都发展新经济的文化基因和逻辑起点。

当然,任何一种传统文化都有积极与消极的成分,蜀文化中既有开放的一面也有保守的一面,既有全球视野也有盆地意识,既有雄起改变的精神也有安逸知足的弱点。在这样一个矛盾视角下,新一代的创业者、企业家、投资人,需要在继承创新创业、开放包容等传统文化基因的基础上,更加融入颠覆创新、改变世界、包容失败、尊重企业家精神等新经济理念,实现对传统文化的超越,赋予传统文化新的时代内涵,形成一批具有新经济思想与传统文化积淀的“新蜀派”,真正营造一种引领创新创业、引领新经济突破发展的文化生态,真正让蜀文化在与新经济碰撞中蝶变重生,让新经济在蜀文化的滋养下茁壮成长。


羚客有话说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