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虚拟大学园:科、教、产融合助推科技绿洲

编者按:众所周知,深圳虽然跻身于中国一线城市,但作为一个几乎以“移民”为主的城市,其大学和高教资源从一开始就是十分缺乏的。大学和高校资源向来是科技创新的坚强后盾,如何吸纳高校资源,使自身从科技沙漠演变为创新绿洲,深圳走出了一条独特的科、教、产融合之路。

shenzhen1.png

笔者近期在研究我国教育与产业协同创新园区发展典型案例及模式,其中苏州独墅湖科教创新区与深圳虚拟大学园堪称典范,两者均拥有主体活跃、要素聚合、运行流畅、持续产出、环境适宜等特征,也建立系列保障园区主体间流畅运行及合作的系列机制。本文重点分析深圳大学虚拟园系列发展模式。

深圳创新情况简介

深圳是我国创新创业最活跃的城市,也是我国科教、教产融合发展最好的地区之一,其构筑了以市场为导向的创新创业生态体系(90%的研发人员、90%的研发机构、90%的科研投入和90%的专利产出均来自企业),其创新创业生态建设的主要经验包括:

一是市场与政府各施所能,市场是推动创新的动力之源,深圳重点厘清政府和市场的边界,一方面,政府加大投入,强化公共服务,优化创新环境,另一方面,让企业自主决定具体经营活动、商业模式、技术方向、产业方向和未来布局,让“有形之手”和“无形之手”形成合力。

二是推动企业成为创新主体,深圳是我国市场化程度最高的地区,市场的利益诱导机制链接各种创新要素资源,企业作为市场主体和创新主体就走到了前台,成为技术创新的主导者、组织者和风险承担者,而深圳财政科技资金近70%都投向企业。

三是大规模布局创新载体促进协同创新,深圳初步建立起一个以基础研究为引领,产业及市场化为导向,企业为主体的开放合作、官办民助为特色的创新载体体系,形成了以重点实验室为核心的基础研究体系,以工程实验室、工程中心、技术中心组成的技术开发创新体系,以科技创新服务平台、行业公共技术服务平台组成的科技服务支撑体系,共同构成了深圳科技创新载体体系建设的三大支点,调动三部(科技部、教育部、工信部)、两院(中科院、工程院)、一省(广东省)的产学研优势。

四是加快融入全球创新网络,深圳经济参与更高层次的全球科技合作竞争,努力在全球范围集聚配置创新资源,通过大力引进跨国公司设立研发机构、技术转移机构和科技服务机构,开展国际科技合作,参与中微子实验国际合作项目、欧盟地平线2020研发计划、国际基因组计划等国际大科技计划,支持企业在全球布局研发机构。

五是创新财政科技资金投入方式,深圳通过实施银政企合作贴息、科技保险、天使投资引导、科技金融服务体系建设和股权投资项目,放大政府财政科技资金的杠杆作用,撬动银行、保险、证券、创投等要素资源支持企业创新创业。

shenzhen2.png

深圳虚拟大学园

其中,深圳虚拟大学园作为我国产学研实践的先行者,在教产、科教协同创新方面做出了一系列富有成效的探索。深圳虚拟大学园成立于1999年,是深圳市委市政府面对城市产业转型、大力发展高新技术产业的重大创新举措,区域总规划面积约50万m2(含大学科技园22.6万m2)。发展历经三个阶段:1996年深圳开始招研引智,在空间区域上初步形成无组织的高教集聚区;1999年正式成立深圳虚拟大学园,开始以“一园多校、市校共建”模式建设新型大学科技园区;2003年认定成为国家大学科技园,开始走向多元主体协同创新发展道路。园区通过吸引聚集国内外各类创新资源,全面创新管理模式和运行机制,推动产学研协同创新,并将科教智力资源优势不断转化为实际生产力,已具备高端人才培养、科学研究、成果转化、创新企业孵化等功能,为深圳建设创新型城市做出了巨大贡献,成为我国开放式创新、协同创新的标杆。

创新主体及要素情况

深圳虚拟大学园成立近20年以来,各院校和市政府携手共建,借助“一园多校、市校共建”的模式成功打造了一个汇聚官产学研资介等诸多要素的创新平台。起初,深圳试水引入几所国内一流院校实验室,如清华大学研究院,在区域高教资源初步集聚的基础上正式成立虚拟大学园,之后在短时间内引入一大批国内外一流院校,如北京大学、武汉大学等,政府在知识密集区的高地之上主导搭建促进科技成果转移落地的服务平台以及多类型、多层次的校企合作平台,同时引入大量中介服务机构、投融资机构,探索“技术转移经纪人模式”、市校“合作契约制”等集群式的技术转移。虚大这种以政府为主导,以院校为多元中心,企业和各类服务机构深度粘合的发展模式推动了深圳从科技沙漠演变为创新绿洲,已形成了特色鲜明、专业突出的高端人才宜聚地、研发机构聚集地和中小科技企业集散地。

当前,深圳虚拟大学园(后简称虚大)聚集了清华、北大、港大、佐治亚理工等国内外58所知名院校,建立事业单位建制、独立法人资格的成员院校深圳研究院46家;搭建“深圳虚拟大学园国家重点实验室(工程中心)平台”,在深设立研发机构266家,其中获批市级以上重点实验室、工程实验室等创新载体69家;形成政府主导、院校为主体、多元化投资的孵化器群,开创孵化研究院、孵化研究机构、孵化企业三位一体的孵化模式,其中国家大学科技园用地面积28.4万m2,并建成清华、北京、哈工大、武大等15家产业化基地,园区启用面积38万m2,累积华府科技企业超过1000家,上市企业超过20家;形成了从学士到硕士、博士的在职学历学位培养和从短期专项到为企业量身订做的订单式人才培养体系,累计培训各类人员26万余人。

核心运行机制

虚大特色的组织形式和运行机制打破传统意义上的异地办学和大学科技园常规做法,走在全国甚至全球的创新前列,例如虚大的开放式管理、集群式的技术转移、立体三层次科技孵化模式等。

(1)虚大开创“一园多校,市校共建”的园区建设模式,逐步形成多元化的投资主体和市场化运作机制。早期,园区建设主要由政府出资或由政府和学校共同承建,当下投资主体转变成以院校为主体、企业多方参与投资的方式,同时引入的国内外院校具有多样化的法人实体。其中,院校出资形式包括学校全资公司、校产企业、科技园公司、教育基金公司等多种主体;企业出资包括学校参股公司、校友企业、投资机构等多种主体。此外,园区内各院校研究院建立了符合市场机制的理事会和董事会管理架构,后期投资建设的国内院校大都实行市场化运作模式,采取建设主体(项目公司)和运营主体(研究院)相结合的投资方式。

(2)虚大实行灵活开放式的“联席会议+联席办+服务办”管理运营模式,形成深圳市政府决策部署层面、市科技创新委执行层面、园区服务机构日常管理层面的三级管理体制。适应了园区不同发展阶段,在园区建设初期充分发挥政府的主导和推动作用,在园区日渐成熟之后进一步强化市场机制,为各院校营造宽松的发展环境。一是设立联席会议制度作为决策机构,深圳市长任联席会议主席,成员由深圳市政府领导、院校领导、市政府各部门负责人组成;二是设立联席会议秘书处,由深圳市科技创新委负责协调、指导和帮助各成员单位在深圳开展工作;三是设立深圳虚拟大学园管理服务中心(财政拨款事业单位)作为日常管理服务机构,负责为入园院校、研发机构、孵化企业提供服务。

(3)不断强化市场逆向创新主导的产学研合作,成为深港高层次科技合作最重要的平台。从早期的“一个院校一种特色,一栋楼形成一种产业集群”的发展模式形成目前产学研逆向创新路径,以市场为导向,企业在产品开发过程中形成对技术的需求为起点,并将这种需求向创新链的上游传递,通过产学研合作的方式实现创新的目标。一是搭建重点实验室(工程中心)服务平台,陆续引入高校150多家重点实验室、工程中心和研究所加盟;二是建成以14个重点院校为核心的专属产业化基地、产业化综合大楼,其中以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华中科技大学的规模最大,并相继在深圳以外地区设立分园,地区辐射效应日益突出;三是形成完善的创新孵化体系,形成了一个以政府为主导、院校为主体、多元化投资的孵化器群,同时开创了“孵化研究院、孵化研究机构、孵化企业”的三位一体孵化新模式。目前拥有11个孵化基地群,尤以清华研究院的孵化器业务为突出代表。2007年深圳虚拟大学园孵化器被认定为“深圳市优秀科技企业孵化器”,累计孵化科技企业1058家。

(4)依托虚拟大学园科教进修学院,充分利用名校资源打造在职学历学位培训、短期专项到为企业量身定做的“订单式”人才培养体系,涵盖专本科学位到硕士、博士人才培养,还通过校企合作建设“特色学院”,在产业急需人才培养、学科布局提升上找到与产业企业结合点,2006年被授予“虚拟大学园博士后工作站平台”,累计培训各类人员26万余人。

shenzhen3.png

启示借鉴

深圳虚拟大学园建设的主要经验是:政府主动投入大量土地、资金,搭建完善的基础设施及相关配套,短期内吸引集聚一批高水平高校院所,以深圳发达的高新技术产业集群为依托,以区域企业实际需求为导向,搭建集教育培训、研发创新、成果转化、创业孵化等服务功能于一体的平台体系,建立“协同创新、共享资源、开放多赢”的协同创新网络,促进高校院所与区域产业集群开展全方位协同创新,并鼓励科技型企业孵化。同时,通过各类创新联络平台的搭建,为园区各创新主体搭建了良好的沟通桥梁,以及通过实施政府引导下的“联席会议+联席办+服务办”三级管理运营模式营造了宽松的发展环境,更好地激发和保障了各创新主体的开放合作。

 

本文首发于长城所旗下宁波创新观察,原题为《科教、教产融合典范——深圳虚拟大学园》


羚客有话说 条评论